凤凰彩票官网总代
连翘与迎春
院子的西北角种了一棵迎春花树,树干有两米多高,蓬松的枝条分散开来,像娉婷的的长发。
春日枝头,繁花灼灼,鸟鸣啾啾,那一树灿烂的金黄沁人心脾。
里,烈日当头,那一树的浓绿带来了一丝清凉。邻居来串门,也免不了赞叹一声:你们家的这棵迎春花,真好!有一次,远方的亲戚来家里做客,她在教书,是研究生物学的。也许是职业习惯吧,她把院子里的点评了一番,突然把对准了这棵迎春花:“这棵连翘不错,树形优美……”“这是迎春花。
”我们家异口同声。亲戚抱歉地了。
我的心里却很纳闷:堂堂的博士,怎么连司空见惯的迎春花也不认识啊?()这事就这样了,迎春花树依旧风姿绰约立在那儿。偶然亲戚的话,内心里闪过一丝疑虑:连翘是什么样的植物呢?百度了一番,终于豁然开朗。连翘:落叶灌木,是木樨科连翘属植物。连翘早春先叶开花,花开香气淡艳,满枝金黄,艳丽,是早春优良观花灌木,株高可达3米,枝干丛生,小枝黄色,拱形下垂,中空。叶对生,单叶或三小叶,卵形或卵状椭圆形,缘具齿。花冠黄色,1-3朵生于叶腋;果卵球形、卵状椭圆形或长椭圆形,先端喙状渐尖,表面疏生皮孔……这分明说的是我家的迎春花啊?尴尬蓦然涌上心头。原来我不识庐山真面目,误把连翘当作迎春了。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个,一直分不清女贞树和冬青树,就这样张冠李戴了好多年,后来,不知什么机缘终于让他明白了二者的区别,为此,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《冬青与女贞》来纪念此事。我想,可能是犯错带来的触动比发现新知的更强烈吧。()人啊,总是在犯错之后才发现身上有一种毛病叫自以为是。我把连翘当作迎春,贻笑大方;朋友把冬青误作女贞,留下心结。有些事,任性而为,留下了的遗憾;有些人,没能珍惜,成为了熟悉的陌生人……万象错综复杂,芸芸众生千姿百态,我们要有一双慧眼去发现真相,更要用一颗虔诚的心对待。我家的迎春,从今以后我要叫你连翘。